您的位置:濠滨婚嫁网 >> 结婚百科 >> 婚嫁资讯 >> 婚姻法规 >> 详细信息

婚姻法规返回

王玉峰律师看新婚姻法司法解释三

   上周,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征求意见稿),仅仅是一份征求意见稿,就在社会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新的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直面当今社会较为关注的热点问题:房产、第三者、亲子鉴定、生育权等。由于这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再次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当然了,新的意见稿出来后,有人欢喜,有人忧愁,有人奔走相告,有人向隅而泣。无疑,这将引发新一轮的关于婚姻问题的讨论。如果,有的读者细心作个调查的话,那些将要走上婚姻殿堂的男男女女们,可能要打新的主意或作新的考虑了。
其实,在行内人士看来,这次新的婚姻法解释基本没有新鲜的内容,这些所谓的新规定,都是过去几年司法实践中法院的通行做法,早已为主流司法理论所采纳,只不过,这次是把实务提升为立法层面而已。
   我先谈第一个问题:房子。新的婚姻法解释继续(相比司法解释二)规定了婚前财产的情形。第十一条,“夫妻一方婚前签订不动产买卖合同,以个人财产支付首付款并在银行贷款,婚后不动产登记于首付款支付方名下的,离婚时可将该不动产认定为不动产权利人的个人财产,尚未归还的部分贷款为不动产权利人的个人债务。”关于婚前买房为产权人个人婚前财产的规定,相信大多数人都已明白。实践中,根据我所接受的法律咨询,很多人认为,一方婚前买房,婚后另一方参与或共同还贷,就自动享有共有权,因而在离婚时要求分割,这种观念当然是错误的。现实中,法院基本会判决房子归产权人(婚前买房人),另一方参与的还贷部分按照债权债务处理,当然,有时候,法院可能会要求产权人向另一方支付部分因房子升值而产生的利润作为补偿。其实,这也是根据物权法得出的合理结论。现在,新的司法解释明确肯定了这一点,该条第二款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由夫妻共同财产还贷部分,应考虑离婚时不动产的市场价格及共同还贷款项所占全部款项的比例等因素,由不动产权利人对另一方进行合理补偿。”此外,这次还肯定了婚后一方父母赠与的情况,即第八条,“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视为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应认定该不动产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由双方父母出资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一方名下的,可以认定该不动产为按照双方父母的出资份额按份共有,但有证据证明赠与一方的除外。”
   最高法院的上述规定一出,估计很多人,特别是广大女性朋友们,是要鸣不平的,这方面已有很多报道。至少,那些马上步入婚姻殿堂的女士们,可能会作新的考虑,会不会要求在男士的房产证上增加自己的名字作为结婚的前提呢?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再看第二个问题:第三者。也就是女性主义者们一再呼吁的婚姻忠诚问题。现实中,广大女士们对所谓的“小三”一方面痛心疾首,另一方面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大骂自己的男人。这次,最高法院给她们撑了腰,明确规定所谓的“分手协议”(即出轨方向第三者支付的金钱补偿,或通常所说的“青春损失费”)无效!甚至,已经支付的,合法婚姻当事人可以侵犯共有权为由,向不当得利人主张返还。估计这下,该轮到小三们叫屈了。
   顺带说到另一个热门话题:夫妻忠诚协议效力问题。这次,最高法院继续保持沉默,没有明文规定。所谓夫妻忠诚协议,就是婚姻一方在婚前或婚后,与另一方签订书面协议(或承诺),规定一方违背了夫妻忠诚义务(即出轨)时向另一方支付一定数额的金钱或物质利益(如放弃财产等)。前段时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女儿与其男友签订了婚前协议,规定婚后如男方越轨一次,应向切尔西女士支付1000万美元(是不是吸取了她爸爸的前例教训呢?这一消息在媒体上闹的沸沸扬扬,无人不知。现实中,这样的例子很多,尤其是很多女士,拿着事先准备好的空白协议,在捉奸现场,逼迫男方签字,这时,男人出于理亏或窘迫,往往无奈签字。在离婚诉讼时,各地法院对待这样的协议,往往会做出不同的判决,有的认可,有的不认可。
   我个人的看法是:如此协议不应得到支持。理由就是,现代文明社会里的婚姻是以感情为基础的,当感情变化不再成为基础时,法律应允许人们对自己的婚姻命运做出自主选择,或离婚,或继续保持婚姻。越轨(无疑是婚姻的致命伤)的出现,说明男女双方的感情出现了问题,这时候,要不要继续维持婚姻,是一个道德考量的问题,而不是一个金钱交易的问题。换句话说,不能把这个婚姻或感情这个问题商品化,从道德的标准来看,出轨一次值多少钱是一个非常可笑的问题!我们能否接受这样的局面:婚姻中的一方向另一方购买出轨(商品化之后)的交易权,另一方则以认可不忠诚这一对价,得到相应的物质利益?其实,这也是上述所谓分手协议效力问题的答案。也许,说到这儿,很多女性主义者要骂我了。她们的理由是,女人本来就是弱者,法律不支持忠诚协议,会加剧婚姻中的女性处于更不利的地位 。这其实是一个伪命题。我认为在现在的中国社会,尤其是城市中的女性,有几个是弱者?众所周知,这几年房价腾涨,在城市里安家立命的成本与九十年代以前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现实中,承担为结婚而发生的支出,尤其是房子,几乎绝大多数的人(尤其是女性)认为这是男人理所当然的义务,更不要说谈恋爱的成本了。婚后,男人还要血拼职场,挣钱养家。由此而言,谁是强者,谁是弱者?更可笑的是,我还看到有的所谓专家教授发表宏论,说婚后,男人往往玩腻了自己的老婆,就另寻他欢,如此的法律无疑是纵容男人的行为。真的很难相信,这是专家的言论,没有任何的根据,和泼妇骂街无异!一方面喊男女平等,女性能顶半边天,一方面却又强调女人是弱者,要求法律作出不合理地保护,我觉得这本身就是逻辑不通的。说到底,我主张,道德问题归道德,法律问题归法律,道德高于法律,不是所有的道德问题都能用法律解决。如何解决婚姻的不忠诚问题,这更多地是社会学家考虑的问题,不是规定几条法律或一纸协议就可以解决的。国外一些发达国家的情况不一定普遍适用于我国,前面所说的美国就是一个高度商品化的国家,几乎一切东西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或交易。而在我们这样一个深受传统习惯影响的国家,道德观念相对保守,不知道这是不是最高法院的考虑?
   第三个问题:亲子鉴定。这其实是第二个问题的另外一种表现。刚刚看了媒体的新报道,说这次人口普查催生了新的一轮亲子鉴定热,不知道有没有这次司法解释的作用。这次最高法院的新规定只不过在举证责任上作了明确的说明,也是实践中的通行做法。
最后一个问题:生育权。我国法律明确规定,男女双方都有生育的权利,也有不生育的权利,进而言之,女人有生育权,男人也有生育权。问题是,婚姻中的一方坚持生育权,而另一方主张不生育时,怎么办?现实中,往往表现为,有些女性不与男性商量,或商量不能达成一致,就擅自做中止妊娠手术,男性就以侵犯生育权为由向法院起诉,要求追究责任。我看过一些最高法院编的书籍,法院支持女性一方(这无疑是受最高法院肯定的),认为男女双方都固有权利,但在权利冲突时,一方权利的实现不能以他人权利为代价,不能牺牲他人利益而实现自己的权利。生育的行为,是通过女性的身体而实现的,在生育的过程中,相对于男性,女性往往承受了更多的痛苦与风险,根据利益与风险平衡的原则,法律也会倾向于优先保护女性的利益,也就是说,男性的生育权利,不能通过牺牲女性的合法利益而实现。另一方面,现代文明社会的法律认为,婚姻是感情的结果,女性不是生育的工具,男性不能通过女性的身体实现自己所谓的传宗接代,当女方不愿意生育时,男性可以通过其他途径,如收养等方法,实现自己的生育权。
   当然,这次司法解释只是一份草稿,在正式出台前,还要经过修改,因此,最后的正式文本,目前还无法预料,但我们有理由期待,新的婚姻法应该是一部文明、充满人性的法律!!

分享到:
© 2002-2017 love.0513.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南通橙果广告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所有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业务电话:18260506818  QQ交谈1972696159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苏ICP备05014191号  
 indexindexindex